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Z城生活 >【陈韵红专栏︰青海波文香】夏末访天神

【陈韵红专栏︰青海波文香】夏末访天神

2020-06-13 人气:307

【陈韵红专栏︰青海波文香】夏末访天神

在梅雨连连的六月许下心愿,八月即成愿,我乃赴北野天满宫还愿。穿过冷清的大将军商店街,去年十月「百鬼夜行」巡游的宣传直幡仍在,路旁灰尘扑扑的妖怪塑像睡眼惺忪,初涉此地便是为了参与这庆典,距今将满一年,一夜鱼龙舞后复归寂寥,年年如是,也谈不上感伤或期待。有着茶色玻璃门的麵包店像一块低调的咖啡果冻卡在闭门商店的缝隙间,未有以浓郁的烘焙香气诱惑途人,慵懒的杂货店门前随意堆放着廉价的日用品,店主不知去向,说是店舖却更肖似一屋被遗弃了的家当。大将军八神社虽供奉着镇守西北方的多位神袛,面积却甚小,每次从其门前经过也没察觉,转角是幽静的佛立博物馆,往前一点的马路对面就是天神大人的所在。

当地人说的「天神大人」,指的是平安时代的公卿菅原道真,当年被贬九洲郁郁而终,身后化为怨灵作祟,经历着名的清凉殿落雷事件后,天皇为平息其怨恨遂兴建北野天满宫,奉菅原氏为雷神及学问之神,天神信仰后得以普及,天满宫亦在日本遍地开花。天神肖牛又爱梅,因此宫内遍布铜牛及梅树,此时虽非梅花盛放的季节,却适逢晒梅乾的时候,大片的梅子摊开在日照下,空气里瀰漫着甘酸的味道,加工后即成为岁末贩售的年货「大福梅」。神宫按历法行事犹如寻常人家主持家业,使奉拜者更能感受神明的临在,而非一个高高在上的虚空想像。在金钱仍未取代神明成为信仰的前现代时期,人与神的界限并非泾渭分明,人成为神也只消一个仪式。柳田国男在《巫女考》里谈到在土佐的韭生、丰永、本山等山村里有继承神职的家族会供奉「御子神」,即是在亲人的见证下把家中的逝者通过名为「立食」的仪式转化为神。在另外一些地方,亦有把祖神的后裔奉为「御子神」的做法,好像太宰府天满宫末社中的柳神子社、尼御子社和玉神子社,所奉的便是菅原氏的后裔。他们相信以血缘紧密的「御子神」作为中介能更好地实现愿望。

我在殿前摇铃参拜,把许诺的五十日元投进赛钱箱内,了却心事后便到处闲逛。看到白衣红袴的年轻巫女在境内匆匆穿行,想起偶而张贴在神社内的兼职巫女招聘告示,除了对年龄有所规限便似乎无甚要求,负责在繁忙的岁末分担社内事务,是赚取外快并获得有趣生活体验的渠道。那自是与从前世袭的神谕业者不可同日而语,这个特殊的族群或不免漂泊,因所继承的异能及身份烦恼,或为生计沦为乞丐、身兼娼妓,即使希望隐藏过去融入常人里头亦非容易。我穿过鸟居,轻易便从神域回归人世,然而某种内在的无形之物似乎没有跨过来,留在另一边向我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