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D轻生活 >【陈韵红专栏︰青海波文香】浮玉眼珠

【陈韵红专栏︰青海波文香】浮玉眼珠

2020-06-13 人气:546

陈韵红眼珠-05


无法忘怀伊藤润二短篇漫画〈蛞蝓少女〉最后那幕,由少女的舌头所变的巨大蛞蝓、顶着少女的头如同壳子,在后院一棵树的枝干上蠕动,那颗卷髮的头颅有着一张悲伤的脸,嘴巴被迫张着,像在艰难地吞嚥一个永不终结的噩梦。那提醒着我们,没有东西是可信的,即使是亲密如身体部分也可能以一种奇诡的方式背叛我们。精通唇语者天天凝视镜中自己的倒影,也没有读懂脸上每一个毛孔的吶喊。

如果你也曾在初中的生物课上解剖过牛眼,就会认同最具备条件背叛的是眼睛。首先,要获取一颗牛眼,必须向菜巿场的牛肉贩子预订,在指定的时候与同组的小友一起把它郑重地领回来,好像接回一只共同的宠物。似乎眼睛比起其他挂在鈎子上可轻易买到的脏器与肌肉,是更为特殊而独立的个体。其次,当你在铺上报纸的长枱上战战兢兢地割开它的身体,会发现这不比剖开任何小型动物的腹部更简单。而且,它也拥有一颗心脏,一颗透明的、圆片状的、能把底下影像放大的奇异的心。在注视那颗支离破碎的眼睛时,你自己的眼睛就在眼眶里颤抖,像随时会受惊跳走的麻雀,物伤其类。

我肆无忌惮地注视着站在充气水池旁的男人,脸上架着的墨镜泛着虹光,好像两个深不见底的洞穴,洞口向着池中浮沉的尺寸不一之浮玉,除此以外便没有任何行动。这次的醍醐巿集已步向尾声,场内只剩下残影一样的疏落游人,要是他突然回首,必然会发现我无礼的注视,周遭没有可以诿过的他人,将陷我于巨大的尴尬中。然而我还是继续放肆,直觉虹光背后只是一座空城,他是一个被眼睛背叛了的人。显然摊档的主人夫妇也如此认为,所以才会当着男人的面议论他长久的沉默与静止。

终于,男人把手伸进了水池,为了找寻适合的替代品,他不惜冒上让手习得泳术变成鱼溜走的危险,潜行在绘上唐草纹的陶质空心小球之间。当找到符合失去的眼球尺寸之一双浮玉时,他全身绷紧不再,每一个动作都似流露着笑意,愉快地带上它们离去。然而我不禁忧心,每种事物都自有其倾向,浮玉有的是浮于水上的倾向,它们多数栖身于金鱼缸或水箱内,与水草与鱼类为伴,要接纳浮玉到身体里去,他必须有成为水体的觉悟。

再次想起此人来,已是琵琶湖火花大会翌日,我来到滋贺的大津港,绕着回复冷清的琵琶湖独自散步。远亲不如近邻,从京都巿内坐京津线前往湖都不过二十分钟,比起花两小时才能抵达京都北部那遥远的海洋,更能及时润泽乾枯的心。湖面一双漂流的浮玉一直跟随着我,不知是他游泳时遗下的,还是其身体已经在水中融解,化入我的想像。